chơi phỏm online(www.84vng.com):chơi phỏm online(www.84vng.com)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chơi phỏm online(www.84vng.com)game tài Xỉu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chơi phỏm online(www.84vng.com)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

作者:小L,编辑:李凡,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微信输入法好用吗?


9月,腾讯低调推出了微信键盘(微信输入法)独立APP并启动测试,打破了外界对其“微信插件”定位的预期。但事实证明,输入法早已不是时代弄潮儿,下载独立输入法APP更是“过去式”了,除了几篇测评稿和推广贴外,这一动作鲜有人提及。


甚至,整个输入法行业的格局,已经在人们不知不觉间发生了翻转性的改变,但这一切似乎也并没能引起多少关注和讨论。


微信输入法截图


相比之下,人们更愿意关注直播电商和罗永浩们,讨论社区团购和即时零售能不能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但新事物们不是无源之水,输入法作为曾经互联网中最重要的应用之一,更是曾帮助计算机在中国扩大普及的工具,其存在对中文互联网始终具有重要意义。


本文,《新立场》将对输入法行业发展的几个阶段做简单复盘,对其被操作系统“集成”的原因和现状进行分析,并借此得出些规律性的结论和启示,比如下一个可能隐没的行业会是谁?

 

一、中文互联网的钥匙


如果不是五笔输入法的问世,后来中文互联网的发展可能还要滞后许多年,毕竟没有用户哪有“互联”网。


1984年,改革开放来到第六个年头,奥运会在美国洛杉矶举办。法新社的相关报道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在全世界报道奥运会的7000名记者中,只有中国人用手写他们的报道”。


八十年代,计算机在中国很难推广,因为没有合适的输入法,多数中国人很难完成人与计算机之间最基本的交互。甚至1992年李彦宏前往美国求学面试,教授还问他“你们中国有计算机吗”?


当时虽然已经有了拼音输入法,但拼音发明推广时间尚短,有条件和需求使用计算机的人大多没接受过拼音教育,更重要的是,受限于时代,当时拼音输入法的状况是:单字输入、大量同音字、没有智能联想,其输入效率可想而知。


在这种条件下,计算机字母和方块字很难共存,一种论调大行其道:废除方块字,全面改用拼音。甚至,有报社已经出版了只有拼音的报纸。一种过渡性产品,能够将26间字母键盘和方块字直接关联的工具,是那个时代的刚需。


也因此,《新立场》更倾向于遵循PC端-移动端的顺序,将中文输入法的发展阶段展开如下:五笔-拼音-手写-语音。其中,从五笔到手写是形码路线输入法的进步,从拼音到语音是音码路线输入法的进步,它们都对中文互联网的普及和盛行,起到了巨大的帮助。


仍然是1984年,在洛杉矶奥运会举办的一个月后,王永民来到联合国展示“五笔输入法”,打字速度达到了每分钟一百多。以中关村为起点,在严援朝的帮助下,五笔输入法走向全国。同一时期,哈工大成立课题组,试图走“手写”的路线将汉字与计算机联系起来,可惜手写输入法的广泛应用已经是移动时代了。



九十年代,中国与世界“联网”,互联网用户开始爆发增长,这同时也是受过拼音教育的一代人。拼音输入法上手门槛远远低于复杂的五笔输入法,开始成为主流,技术上也从单字到短语、到整句,最后走向智能,智能ABC、智能狂拼等产品层出不穷。


搜狗做输入法时已经2006年了,也是走拼音路线,而后2008年才补上了搜狗五笔输入法。搜索引擎从一开始(除了第一代雅虎的目录式搜索引擎),就在算法层上对于模糊音处理、下拉关键词等技术上有着应用需求和技术积累,这很接近智能输入法。


搜狗输入法之父马占凯,就经常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关键词,再复制系统推荐的下拉关键词,这样来查阅资料,后来他向百度推荐利用搜索引擎做输入法,没有被理睬,反倒是搜狐王小川给了他机会。


搜狗输入法一经推出就霸占了市场,腾讯和百度迅速跟进,后来腾讯的QQ输入法做到了第二,百度输入法位列第三;再后来腾讯战略投资把QQ输入法打包塞进搜狗,此后很长时间在PC输入法市场都无人能挑战搜狗的地位。


在PC时代,输入法是电脑终端上最普及、也是调用频次最高的产品之一,按照美团王兴的高频打低频逻辑,谁掌握了输入法谁就掌握了中文互联网的一部分话语权。也正是基于此,搜狗甚至绕有余力的搞起了“输入法-浏览器-搜索引擎”三级火箭,反攻百度。

 

二、被颠覆的颠覆者


搜狗的市场优势,一直延续到移动时代,智能手机初期。最鼎盛时,搜狗输入法市场份额超过70%,百度输入法市场份额行业第二,但只有10%左右,被无情碾压。


但商业的魅力在于永远没有终局,因为技术始终在进步。在技术碾压的优势下,任何市场都是蓝海市场,当初靠着新思路新技术成为黑马的搜狗,最终又被新思路新技术打败了。


手写输入法只是一个过渡性产品,但它的存在逻辑确能让我们重温一个重要原则:更低的使用门槛,更直接的交互方式,是一切产品发展的方向。键盘输入,无论是简化版的九宫格,还是后来回归本质的26键,都比不上手写门槛更低、交互更直接。


与五笔同期出现的手写输入,没有在PC端大放异彩,反而在许多年后的移动端才迎来春天。但移动设备迭代速度之快,AI算法进步速度之快,都让这条路线很快就变成了“歧途”,这也与手写的速度限制有关。后来,百度输入法推出了“凌空手写”功能,显然就是钻了牛角尖。


语音输入,才是真正改变输入法的新思路。2010年前后,讯飞工程师们的“语音转文字”以颠覆性的体验进入市场,这一次搜狗反倒成为了跟随者、模仿者。


《艾媒咨询》报告显示,2021年度中国手机输入法行业市场占有率前三分别是百度、搜狗、讯飞,且第一二名间的份额差距较2020年仍在继续增加。搜狗落败的并不冤枉,因为它既没有在思路上领先,也没有任何技术上的优势,毕竟讯飞在上个世纪就开始做中文语音,百度则号称“AI投入过千亿”。


图片来自:讯飞输入法


目前市面上没有针对语音输入法的专业测评报告,但一个直观感受是:前段时间,笔者在与朋友聊天时突然被问道,“你换输入法了吗”?检查手机设置,才发现换新手机后,默认采用了“搜狗输入法xx版”,切换后再用“语音转文字”才恢复了之前的准确率。


非专业测评,仅供参考,但手机输入法语音能力的优劣,我们也能从一些数据中窥见端倪:


如语音输入功能在20岁以下用户中使用比例高达86%,随着年龄增长这一比例会逐渐下降,在40岁以上用户中使用比例低至52%;而在百度输入法中,20岁以下及40岁以上用户占比分别为39%和11%,搜狗输入法对应的这两项数据则为37和15%。


显然,喜欢语音输入法的年轻人们所有偏好,输入法行业中有一些有趣的变化正在发生。但遗憾的是,输入法市场已经整体“衰落”,准确地说,虽然用户仍离不开它,但其存在感已低到极点,甚至市场格局的天翻地覆都无法引起讨论了。


在这种背景下,腾讯2021年初在“微信公开课”上放出要做输入法的风声,后来又将“寄养在外”的QQ/搜狗输入法召回,今年还推出了微信输入法的独立APP,意义是什么呢?答案很简单,输入法的隐没是因为被手机操作系统集成了,而微信做输入法也是因为它已经越来越像一个操作系统了。

 

三、被集成的宿命


在移动端,单纯做一款输入法APP如今已经不再是香饽饽了,反而有时还得兼职“背锅侠”。


许多人都有过的一个经历,在微信上跟朋友提起某件商品,很快就在电商/短视频平台被推荐了,是谁在“泄露隐私”呢?张小龙已经在《微信公开课》做出了否认,甚至将这种用户困扰,视为微信做输入法的“初心故事”。


那么是输入法在作恶吗?毕竟有时跟朋友线下闲聊提到的物品,也会被精准推荐,微信确实与此无关,匪夷所思的精准推荐用大数据分析来解释也确实有些牵强,幕后黑手大概率存在,会是输入法吗?


事实上,这种怀疑有失偏颇,因为在手机的录音、剪切板、运动传感器等功能中都可以得到以上信息,而拥有这些权限的APP数不胜数。归咎于输入法并不科学,输入法在复杂环境下的语音识别远没有这么先进,手机本身也不支持它时刻调用扬声器和芯片的性能来监视用户。


更何况,腾讯和百度两家企业目前在手机输入法市场的占有率高达90%,以他们的盈利能力还不需要踏过红线去赚一点微薄的“销售线索”费用。当然,也确实存在大厂们将云端用户词库数据“开放给战略伙伴”的可能性,这也是大厂的一贯作风。


从盈利能力上看,输入法确实已经掉入了深渊。比如在被腾讯收购前,搜狗的最后一份独立财报显示,在其营收结构中搜索引擎相关的广告占营收比例超九成,而搜狗输入法、浏览器、人工智能等业务2021年Q2的合并营收仅有千万美元左右。


输入法是典型的工具类应用,商业化路径只有付费软件和广告两条,而前者由曾经盛极一时的“智能狂拼”验证了失败。过去在PC端,被高频调用的输入法倒还不缺广告位,但到了移动端,囿于手机屏幕尺寸,广告的路似乎也行不通了。


那么手机输入法的价值到底在哪里呢?2011年3月,搜狗输入法之父马占就在微博给出了他的答案,“渠道价值”。虽然马占凯并没有详细阐述这四个字的含义,但结合搜狗后来的打法,这个渠道价值显然是指移动端已经失效的“三级火箭”策略了。


图片来自:知乎


信息孤岛的割裂下,试问当下的移动互联网用户,会为了使用xx输入法而放弃抖音冲进快手吗?三级火箭早就已经解体了,这个意义上的“渠道价值”显然也不成立。


没有变现能力、失去渠道价值,手机输入法们一步步走向了“学成文武艺,卖与操作系统”。如今,在手机上下载独立输入法APP的用户越来越少,以安卓阵营而言,更多用户会直接选用“xx输入法华为版”或“xx输入法小米版”。


被手机操作系统集成后,输入法们收获的是装机费用和用户及用户数据,但它们丢掉的是想象力、甚至话语权,如搜狗输入法都没有被纳入华为手机自带的可选输入法名单里,又有多少华为用户购买手机后专门下载搜狗输入法APP呢。

 

四、规律与启示


除了输入法,还有越来越多的工具类产品也由于上述两种价值的缺失,只能被操作系统集成或取代,而后被统一榨取剩余价值。


这些被取代的工具,除了商业价值的缺失外,往往也是那些优先级不高、用户最不需要切换门槛、手机厂商最不需要经营成本的,比如天气软件、杀毒软件、应用商店等,反例如社交、地图等。


如墨迹天气,曾经上线两年用户过亿的产品,2011年iPhone版本上线后两个月就斩获400万用户,如今也被手机操作系统们集成在功能页,成为了一个固定”广告位”;又如应用宝、豌豆荚们也在手机自带应用商店面前也节节败退。


图片来自:墨迹天气


反例如社交,微信被誉为“沉默的大象”,地位无可撼动;地图,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基于LBS提供服务的基础环节,也没有手机厂商敢贸然染指。这些工具的优先级、切换门槛、经营成本,就决定了他们的独立性暂时不会受到挑战。


按照这个逻辑,下一个可能会隐没、被操作系统集成或取代的工具会是什么呢?《新立场》认为可能是浏览器:在数十个用户过亿独立APP的移动生态背景下,其优先级并不高;在移动端浏览器上收藏夹、cookie里的数据也谈不上太多,除了情怀没有什么迁移门槛;经营成本也不高。


同样按照这个逻辑,输入法的前景可能也并不如想象中糟糕。毕竟,腾讯收购搜狗时,虽然挽尊式的说到“输入法和AI都很重要”,且输入法占营收比尚不足一成,但纳入腾讯体系后,被核心保留的也就是输入法了。


输入法仍然具备一定想象力,其人机交互渠道的地位太基础、也太重要。重构硬件、重构交互方式,一直是人们对未来想象中的核心一环,而除了脑电波外,没有什么比语言更有效率的交互方式了。

互联网的本质是连接,计算机的本质就是效率。


直接呈现结果,永远比提供工具要更有效率。正如张一鸣总结今日头条的崛起,“有内容直接推到用户面前时,门户就被颠覆了”;能语音输入甚至语音交互,何必还要打字呢?


五笔、手写、拼音,甚至分的再细一些,九宫格、26键,都代表了不同代际用户群体的成长环境和交互习惯,而智能化的大背景下,语音输入法的潜力还将被进一步兑现。未来,提笔忘字的年轻人也只会更多。


甚至外界早有一种观点:输入法自身就有机会成为未来的操作系统。

 

五、写在最后


下一代操作系统不会凭空出现,微信的野心“路人皆知”,输入法会是一个重要渠道吗?毕竟在微信输入法中,马占凯曾经提到的“渠道价值”,似乎得到了另一种意义的展开。


在该APP的官方介绍中,“智能推荐”甚至还排在“语音转文字”之前。开启这项功能后,输入法将根据用户输入内容,来推荐微信生态内的内容或链接。或许未来,微信会捆绑这套输入法,开放链接到小程序服务、开放范围至整个腾讯系,到时谁又能说它不是一个操作系统呢?


但这种模式,是否就等同于将窃取隐私的精准推荐换了马甲,并公开亮相呢?用户是否会买单?腾讯系外的企业怎么办?还有下一家360敢于反抗,挑起“3Q大战”吗?


或许腾讯并不会这样做。


也或许,在时间充分的前提下,腾讯可以先集成后替换,逐渐缔造生态,试图悄无声息的过渡并掌握这种权威。但事实上,微信也确实与操作系统也越来越像了,比如小程序+九宫格,是不是很像应用商店呢?


当然,这条路上天敌显然并不少,试图通过音箱/电视、通过VR/AR、通过造车等方式来实现颠覆操作系统的玩家比比皆是;更何况,即便是在移动互联网生态中,也有一股力量已经逼到腾讯的大本营了。


在未来到来前,任何人都无法确定,谁会是语音交互时代里的下一个“输入法”。

ag区块链百家乐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www.allbetgame.us无关。转载请注明:chơi phỏm online(www.84vng.com):​输入法被嫌弃的一生
发布评论

分享到:

博彩平台推荐(www.99cx.vip):晒幸福!“喜迎党的二十大——我身边的幸福生活”摄影大赛征集作品展示④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